澳门新濠天地

德苑时光

梁晴:晨跑随想


文章作者:2019级资源环境与规划学院旅游管理专业梁晴 发布时间:2019-10-30 阅读次数:

早晨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半梦半醒中的我摸索着床头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六点十分。

这是我入学的第三周,我意识到大学生活已经开始,不能在睡梦中度过这么美好的早晨。我从床上爬起来,迅速地洗漱完便下楼去。

已入秋的早晨有些微冷,初露的阳光撒在宿舍楼错对面的树上,树儿好像被喜欢的人看害羞的姑娘,微甜不涩,明媚灿烂。我就这样踏着稀疏的落叶,迎着晨曦的阳光来到操场。操场上零零散散几人,该跑步的跑步,该拉伸的拉伸,还有跑累了走着的。我把书包放在空地处,深吸一口气,凉凉地,像凉白开一样干净。我摘下眼镜,放下手机,开始小跑进入操场跑道。

眼前的世界开始一颠一簸,摇摇晃晃。远处在栏杆处拉伸的人儿,模糊了清楚,清楚了又模糊。这是近视的我对不习惯的视觉世界做出的调节。此时的我不会受外来色彩斑斓的景象所吸引而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甚至连我的听觉都丧失了。世界如此的静寂而陌生。我会陷入某种冥想,来自心灵深处的冥想。

在过去十八年的岁月里,我不曾主动早起。即使身处“魔鬼集训”的高三,我也是每天都被五点十分的闹铃吵得心烦意乱,闭掉它,换个姿势继续睡。最后在舍友的一番掀被子,捏肉肉的操作下,我很不情愿地起床了。还记得当时在心底暗暗下的最大的愿望就是高三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睡到八九点。诚然,我的暑假的确是这样度过的。我又想起在来的路上,手捧着书本与朋友谈笑走进教学楼的学姐,聚在儒风广场一起晨读的同学们,还有在操场上跑完步做拉伸的学长。别人的早晨在吸取知识,收获健康。而我却在床上度过自己一个又一个“安逸”的早晨。我睡过去的不仅仅是我的早晨,还有我的青春。如果我每天能早起一个半小时,那么一个星期我就多出了十个半小时,一个月我就多出了四十五个小时,一年我就多出了五百四十个小时。利用这些时间,我可以多看几本书,我可以多跑几圈操场,我可以有更大的几率去拥抱更美好的青春。古有谚语曾云“寸金难买寸光阴”,时间是宝贵的,青春里的时间更是宝贵的,这笔财富便是《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钻石矿,利用好了,你便是富翁。而过去的我便是这样把自己的一颗颗宝石挥霍出去了。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在颠簸的世界里跑了三圈,汗水沾湿了头发,亲吻了鼻尖。此时的阳光,由温柔变得有些炙热。在栏杆处默默做拉伸的我,思绪飘向远方,飘向了我的宿舍,飘向了那个明天这个时候依然睡觉的我。起床吧!希望明天唤醒你的不是闹铃,是你的心声。